公司动态
SKT王朝谢幕 英雄联盟将去往何方?
添加时间:2022-08-05 01:54   浏览次数:

  北京,国家体育馆,鸟巢。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来自韩国的SSG(三星)战队成员围在一起,高高举起了冠军奖杯。18:05分,随着水晶的爆炸,作为挑战者,他们以3:0成功粉碎了另一只韩国战队SKT-T1三连冠的梦想。

  至此,持续一个半月的2017《英雄联盟》总决赛(S7)落下了帷幕,来自全球各地的24支战队逐队厮杀,但是,最后来到鸟巢的,依然是两支韩国战队。

  黄鹤楼、猎德大桥、广州塔、东方明珠塔、水立方、鸟巢,四个承办赛事的城市地标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都曾为了这场盛会点亮红蓝两色的灯饰。公交站台、地铁站,相关的宣传海报随处可见。

  10月29日,五星体育甚至全程转播了中国战队WE对阵韩国战队SSG的半决赛。

  2008年,腾讯拿下《英雄联盟》在大陆的代理权,2011年,《英雄联盟》大陆服务器开服。七年之后,《英雄联盟》界的“世界杯”终于来到中国举办。作为玩家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观众给予了这场盛会足够的热情。

  9月27日上午11时,在广州举办的1/4决赛门票在大麦网开票。但是,汹涌的流量瞬间冲垮了大麦网的服务器,购买页面一度无法打开,随后官方暂停了售票。《英雄联盟》官方微博在下午17时24分发布公告,解释称“通信骨干网络波动,影响底层服务异常,加上购买人数过多,短时间内并发数过高,出现大量网络堵塞。”并将开票时间延期到三天后。

  三天后,大部分网友面对的,依然是无法打开的购票页面。连不少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都在微博上“吐槽”一票难求。半决赛中,原价280的门票卖到了4980一张,价格直接翻了近十八倍。

  根据Esports Charts网站的统计,截止到总决赛开赛之前,全球共11个线上媒体转播了本届比赛,线世界赛的人数峰值出现在10月28日,也就是SKT与中国战队RNG的比赛当天,数值达到了9787万,而中国观众占到了其中的98%。10月29日,另一场有中国战队出站的半决赛,观众数量也达到了8485万。

  而在《英雄联盟》开发商Riots(拳头)发布的公告中,S7世界赛的奖金池已经达到了460万美元,其中235万,是粉丝通过购买总决赛的周边产品贡献的。

  《英雄联盟》的火爆,在开发商Riots和代理商腾讯的眼里,应该是另一个故事。

  在腾讯旗下的企鹅智库发布的《2017中国电竞产业报告》中指出,电子竞技,作为互联网+竞技体育的新兴产业,正在蓬勃发展。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以200多亿元的产值和1.7亿人的用户规模,成为国内游戏产业中的重要一环,预计2017年我国电子竞技用户将达到2.6亿人。

  根据游戏数据统计网站“捞月狗”的统计,截止到11月4日,《英雄联盟》在中国开设了28个服务器,在最先开设的“艾欧尼亚”区中,游戏玩家总数为10,141,634人。

  在全球市场上,除了月活跃用户破亿,2017年,仅英雄皮肤一项业务就创收17亿美元。这是拳头(riot)交出的英雄联盟成绩单。

  2016年,借力于网络媒体的传播,特别是游戏直播平台,电竞赛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火爆关注,中国的lpl全年赛季观赛累计人次突破50亿,爆款电竞赛事收视可比肩传统体育项目,而排名第二的CF穿越火线亿。而在 “斗鱼”平台进行直播的前职业选手卢本伟、孙亚龙等人,每天的直播人气都能突破百万。

  除了线上观看,腾讯和拳头也在努力开发《英雄联盟》在线下的影响力。最直接的产业就是线下观赛和周边产品。

  电竞用户付费潜力大,赛事门票需求最强烈。顶级职业电竞赛事现场门票往往开票即售罄,门票成为电竞用户付费意愿最高的项目,下场观赛的需求还远得不到满足。微博和百度的各项数据显示,S7的热度已经比肩NBA、欧冠等重要体育赛事,无不昭示出其巨大的影响力。

  在S7世界赛正式开始前,《英雄联盟》官方召开了发布会,宣布新赛季的联赛将不会只在上海举办,转而采用主客场制,各个战队将会选取不同的城市作为自己的主场,从目前各战队的公告来看,上海、杭州、成都、重庆等一线城市都已经有战队进驻。

  2005年,人皇sky在新加坡披上五星红旗,拿下WCG魔兽争霸项目的总冠军,一年后,sky再次蝉联冠军。那一年央视举办十大体坛风云人物评选,在网络投票环节的争议中sky落选(当选者为台球选手丁俊晖),被外界认为原因是国家对电子竞技的否定态度。记者问sky,以你个人的判断,电子竞技要像台球一样作为一个体育竞技项目被主流社会所接受还需要多长的时间?sky说,起码还得再等几年吧。

  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文,明确提出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列入十大转型升级消费行动之一;7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产业十三五规划》中,提到了加快发展电子竞技与其他相关休闲产业;9月,教育部在发布《2017高等职业学校招生申报》时,将“电子竞技“作为增补专业包含在内。

  电竞产业的发展在各种政策的扶持下开始进入快车道,作为电竞产业链的核心环节,电竞赛事将汇聚更多资本、厂商、媒体平台等资源,承载更大的影响力。逐渐融入社会主流。

  目前,电竞赛事的高水准的职业赛事得到的用户关注也最多,职业化将是电竞赛事未来持续深耕的方向。

  不少玩家担心,英雄联盟之后可能不会有经典意义上的电竞游戏了,那种有着复杂操作和学习深度的电子竞技游戏永远也不会再有了。这背后有很清晰的商业逻辑,越来越长的通勤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现代生活,让开发商转而开发一些门槛更低、操作更简化、单次时间更短而频率更高的游戏。

  从百度指数来看,2016年初开始,王者荣耀的搜索指数开始超过英雄联盟并且从此开始一发不可收将英雄联盟远远甩在身后。而英雄联盟自2015年的S5全球总决赛后,也开启了一波下降的通道,热度较之过去的几个赛季难掩颓势。而在这个过程中,王者荣耀由于其巨大的商业价值也从2017年年初开始得到大量的报道,媒体也不吝惜大量篇幅报道予以关注。

  今年四月,英雄联盟俱乐部EDG宣布代言一款剃须刀。玩家对俱乐部的此类商业活动提出质疑,一名EDG工作人员回怼,“要不是天天参加商业活动,俱乐部吃什么?吃信仰?一个月不算选手工资,运营成本上百万你来掏钱?”

  电竞产业近几年的火爆很大程度上与“王思聪们”的介入有关,王思聪本人则拥有IG电子俱乐部和熊猫TV等产业。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几家顶尖电竞俱乐部到现在都是赔本运营。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父亲85亿家底撑场 90后富二代运营omg战队陷资不抵债” ,而这位富二代正是侯亭阁,侯亭阁旗下资产除了OMG战队以外,还从另一位富二代手中接盘另一支LPL战队“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成为Snake的唯一老板,此外,根据天眼查的工商信息显示,知名直播平台“全民直播”的董事长也是侯亭阁。

  电竞产业的红火与电竞俱乐部的经济效益之间的矛盾显露出来,俱乐部的运作模式是否可持续也值得思考。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有限,如何焕发英雄联盟这个项目的活力、延长它的生命周期,对游戏公司、代理公司、俱乐部以及最广大的游戏玩家而言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中国有着《英雄联盟》最大的玩家群,但是,在这个领域里,中国战队从来都没有成功捧起过象征着最高荣誉的总决赛奖杯。4年前、3年前,中国战队皇族曾两次站在总决赛的决赛舞台上,但是都与冠军失之交臂。回国之后,皇族的选手们受到的更多是批评,可是观众们没有想到,之后的数年里,再也没有中国战队可以站上总决赛的舞台。

  观众们的心态起了微妙的变化。从S3、S4时的怒其不争,到S5、S6的失望透顶,再到今年止步半决赛,虽然主场落败,却鲜有往年对参赛战队的责骂,更多的是“尽力了”的失落感,赛前的各种“毒奶”,也是一种小心翼翼的防御性悲观主义——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去迎接最好的结果。

  与中国战队的落寞相对的,是韩国战队的不可战胜。从S3赛季以来,世界赛的冠军被韩国战队牢牢垄断,SKT-T1更是五年三冠。而国内玩家对SKT战队中单选手的李相赫的称呼由Faker到大魔王到瓜皮再到李哥,衍生出一系列段子,并在玩家的圈子里广泛传播。在这个娱乐解构的语境变迁中,多少隐含着玩家的无奈与不甘的复杂情绪。

  10月29日,最后一只留在世界赛舞台上的中国战队WE以1:3比分输给了SSG,目送两支韩国战队会师鸟巢。赛后,相关的论坛、微博、贴吧上都弥漫着失望和不甘的情绪,甚至有部分玩家宣称要卸载游戏。7年了,不少玩家和观众都已经从校园走向社会,可以留给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的英雄联盟,还能以一个玩家满意的方式落幕吗?

  从s3开始,《英雄联盟》解说娃娃每次解说世界赛都会带上一面中国国旗,他说,等中国队夺冠那一天,他要在解说台上把国旗亮出来。至少今年,他的目标是没有办法实现了。

  WE输掉比赛之后,娃娃在微博上这样写道:“心服口服 我们还不够强 我的S7结束了 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